• 姐,你去雪琴菜店买菜吗? 雪琴菜店?就咱巷口那个乱糟糟、脏兮兮、臭烘烘的雪琴菜店!不能换一家吗?我去了都没食欲啦! 姐,你是真不知道吗?雪琴菜店可是今非昔比啦!不信你去看看吧! 多年都是一个样的人和店,会有巨变?我半信半疑,走出家门,快到店门...

  • 去年冬至那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工兵团2015冬季野营训练拉开了序幕。铁马冰河,鼓角争鸣,我以一名预备役战斗员的身份参与其中。 嘟嘟嘟早晨6点,工兵团营区突然响起急促的集合哨音。起床穿衣打背包,装载,然后快速奔向集合...

  • 缘起北江

    2021-01-04

    清晰记得,四年前的阳春三月,也是在这样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日子,我离开了素有西南屏障、天然温箱之称的西南故乡,来到了这座香清溢远的小城。白天,看整齐的车流从凤城大桥缓缓驶过;夜晚,北江两岸的林立高楼灯光璀璨,现代化气息充盈着这座年轻而富有朝气...

  • 一年内经历两次大手术,半年多的时间,我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和体会的痛苦之后,我用乐观和坚强打开了生命的另一扇窗,重新看到了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2014年6月,通车仅半年的市政工程发生挡土墙垮塌,砸毁了途经那里的我家的车...

  • 思追

    2021-01-02

    一 咚我抬眼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哦,已经十二点了。 这个时间并不算太晚,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 但我没像上班族一样在电脑前打字,也没像学生党一样在书桌前写字,而是靠在椅子上,慵懒地读着一封信。冰冷的路灯透过窗户照在我的桌上,我抬头看了眼那冷漠...

  • 半生遇到爱

    2021-01-02

    五十岁时,远在北方工作的阿青在一次小学同学会上遇到了青梅竹马的朋友阿丽,一种久违的爱感觉从天而降了。经过多方打探,获知阿丽已离婚多年,而且她对自己也有好感,于是阿青决定在结束自己多年已形同虚设的婚姻关系之后,向阿丽正式求婚。 阿青与阿丽的订...

  • 护身宝贝

    2021-01-02

    一下班车,哈哈,大家都笑了。看到石渠县汽车站就一个木牌子,一个空荡荡泥泞院子。售票处就一个关闭的木窗子,售票员在街上拿着手机卖票。在县城也能看到山坡上牦牛黑点移动。 到石渠第一晚,我准备领受比在甘孜更严重的高反。幸好在两次头痛醒后,我都能安...

  • 启英的房子

    2021-01-02

    启英是我乡下老家的邻居。 启英的房子年久失修,那还是公婆留给她的容身之所。全村的人都走光了,她和她的丈夫还住在那里。原本那还是一个小小院子,住着四家人。其余三家人死的死走的走,只有启英两口子留了下来。 夫妻俩既还没有死,也没有地方可以走。 时...

  • 心灵的召唤

    2021-01-02

    一只虾钳住了S女士的脚趾,她哎哟地叫起来。我掉头看,虾毫不松懈,我抓住虾,斥责道,虾也会与时俱进,谈情说爱,吻紧了美白的富腿! S女士刚从美国回来。她去美国大约十多年了,回来不超过四次,每次回来都约我陪她玩,这一次是陪她到乡下,阔别已久的老家...

  • 在遇见她之前,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不是青春期时无病呻吟的矫情,是那种没有朋友的实实在在的孤独感。 不知道因为什么,在我不算短暂的十五年生命里,好像从来不曾遇到过一个真心的好朋友,所有相熟悉的人不是为了一点莫须有的小事闹掰,就是由于不同的选择...

总:225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