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与伦比的美丽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12-27 20:32 阅读:

在遇见她之前,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不是青春期时无病呻吟的矫情,是那种没有朋友的实实在在的孤独感。

不知道因为什么,在我不算短暂的十五年生命里,好像从来不曾遇到过一个真心的好朋友,所有相熟悉的人不是为了一点莫须有的小事闹掰,就是由于不同的选择而分道扬镳了。

所以一直到高中,我都没有什么真心称得上姐妹的好友,与大家的交情也只停留在因为功课而不得不分组建立的小群上。每次课间的时候看到三三两两的女生簇拥在一起,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八卦,或者嘻笑打闹着一起去小卖部,我的心里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虽然一直安慰自己,高中课业繁忙,学习才是正事,但总归还是希望那些热闹里能有属于我的一份。

一·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高二文理分班以后。

由于高一我所在的班级里男生偏多且班主任是学校很有名的物理名师,所以分班之后,选了文科的包括我在内不过4个人,剩下3个女生由于文科里有着很明显的短板被分到了文科二班,而我因为成绩相对平均侥幸进入了文科重点班。

开学以后我才发现,所谓的文科重点班对我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首先是因为成绩,文科重点班聚集了整个年级所有的文科尖子生,班上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孩,都是成绩排行榜上的佼佼者。而高一一直排在班里前三的我,更是在这个只有30个人的新班级里排到了17名。最让我觉得痛苦的当然不是成绩,而是严重失调的男女比例,30个人的班里,包括班主任在内,一共只有5个男性。我很害怕这种女生多的环境,因为在男生多的环境里,我还有理由不交朋友,但是女生多的环境只会放大我的孤独和另类。

就在怀揣着这样的恐惧正式步入高二后,我遇见了她。

我叫她籽籽。

她是我在文科班的第一个同桌,留着很长的头发,用一根黑色的皮筋束成高高的马尾甩在脑后,满满的青春气息。我曾经见过她,不是高中以后在走廊上的偶遇,而是曾经在同一个班上补过英语,她总喜欢坐在第二排的右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长外套,那时候她的头发还没有这么长,只能勉强束起一个小马尾。我们没有说过话,因为那时她有玩得好的朋友,我也有自己熟悉的人。过了这么久再次见面,我并不确定她是否还记得我,所以在她搬着重重的书在我身边坐下的时候,我只是礼貌性的给了她一个微笑。

和她的交集也像普通同学一样,偶尔问题、借东西,放学后彼此说个再见,再无深交。

那是我们做同桌以后的第二个星期,当我从家里回到学校上晚自习的时候,看到桌上摆着一杯可乐,一个汉堡还有一包薯条。她有些羞涩的坐在座位上解释道,“我和同学一起出去吃饭,点多了,所以就想着带回来给你尝尝,你放心,这些都是我没有动过的。”一瞬间,我的心里好像被很多细小的温暖填满了,脸上也不自觉浮现出笑容。

从那以后,我们的交流多了起来,早来的她会替我打上一杯热水,我也会把家里的美食带给她品尝,我们不再在放学后彼此说个再见就各自离开,而是一起走完到达校门的这段路。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在我即将对友谊失去信心的时候,她闯进了我的生活,我想,这一定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二·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我和她一点也不像。

我喜欢喝碳酸饮料,她喜欢乳酸菌饮品;我是水象星座巨蟹,她是风象星座射手;就连外形也一点不搭,一米六的她走在一米七五的我身边,总会被打趣像是我初中的妹妹。不过就是这样的我们,却成为了班上最令人羡慕的一对好友。

我是一个讨厌运动的人,每次体育课一解散,我就立刻找个阴凉地坐着休息,她为了我也不再去和其他女生组队打球,而是坐在我身边,把头靠在我肩上,和我聊天。我会伸手挠她痒痒,听着她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耳边,总觉得无比安心。我们也会像其他朋友一样闹矛盾,不过理由幼稚的要命,无非是她看到我和其他女孩走的太近,或是我埋怨她跟别人笑得太开心。我们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对方难得的唯一,也相信在这样的美好里,容不下第三个人。书上说,好的关系是互相成就,互相需要。她治愈了我的孤独,我带给了她快乐的享受,我们都在遇到彼此后成为了更好的人。她性格敏感,所以总是爱哭,每次她哭的时候我都变着法子安慰她,看到她因为我的话破涕为笑的时候,我才能确定,自己是被坚定需要着的。

虽然没能在同一个地方上大学,我和她的故事也依然还在继续。

感谢遇见你,我生命中无与伦比的美丽。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