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求学路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12-27 20:31 阅读:

我家的祖辈们都没上过学。到了我这一代,家里决心送我好好读书。

上高小时在镇里读的,离家十余里,清早起床赶到学校,晚上回家便七八点了。无论炎炎夏日还是雨雪风霜天,虽两头摸黑,我却从未间断,一心一意把书念好。

高小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二中。这时正逢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全国人民都吃不饱,在学校,我们每天九两米饭(那时还是一斤十六两)。吃的菜更惨,餐餐萝卜白菜,有时菜里面还有蛆虫。我正处于长身体之际,肚皮可以说饿得贴到背脊上去了。咬紧牙关读完初一后,征得家里同意,我便休学一年。

国家通过调整后,家里生活状况好转一些,我就复学了,并重读一年初一。二中是县里重点中学,师资力量雄厚,老师责任心很强,对学习抓得很紧,学习环境也很优雅,我们学得认真,作业做得仔细,我的作文经常当作范文念给班里的同学听。我喜欢几何课,因为这门课逻辑性很强,我学起来特别感兴趣。外语,我是选学俄语。

1966年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高中,我学习兴致很高,雄心勃勃,决心要考一个重点大学。谁知命运多舛,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高中一学期未念完,学校便停课闹“革命”。我当时的心情十分沮丧。后来,我们班上便组建“红卫兵战斗队”,步行到韶山去瞻仰毛主席的故乡。那时我们十分纯朴,也格外虔诚。从衡阳到长沙,再到韶山,顶风冒雨,不堪路途劳顿。打着红旗在浏阳河堤上走时,我们都情不自禁地一路高唱《浏阳河》这首歌,慷慨激昂,自不必言。那时到韶山串联,每个招待所的服务员都十分热情,把我们这些小“红卫兵”当自己的小弟弟看,嘘寒问暖,为我们烘烤衣服、鞋子,我们感到十分温暖。后来,我搭乘火车准备到全国去串联之际,被家里人拦回去了。回校之后,据说校革委会接到上级什么通知,宣称我们本届录取被否定,说我们就是学校用资产阶级教育方式培养出来,是“五分加绵羊”型的学生,上高中必须经过贫下中农推荐方可有效。这样,我上学的希望便像肥皂泡一样彻底破灭了,在心中留下了终生遗憾。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发布了成人自学考试的公告,我们那一班人都十分惊喜。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考了湘潭大学主考的《党政干部基础科》,主修十二门课程。我由于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共花了四年时间,才把十二门课修完,拿到了湘潭大学颁发的专科毕业证。终于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