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遇到爱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1-02 21:36 阅读:

五十岁时,远在北方工作的阿青在一次小学同学会上遇到了青梅竹马的朋友阿丽,一种久违的爱感觉从天而降了。经过多方打探,获知阿丽已离婚多年,而且她对自己也有好感,于是阿青决定在结束自己多年已形同虚设的婚姻关系之后,向阿丽正式求婚。

阿青与阿丽的订婚仪式在城里的一家大酒店举行时,作为阿青堂妹的我应邀前往了。看着儒雅的阿青单膝及地手执戒指一往情深地向阿丽求婚,而漂亮大方的阿丽也爽快地说出“我愿意”时,我感动了,为他俩的郎才女貌、珠联璧合,更为阿青为了获得后半生幸福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不惜冒着与老年亲属们断绝关系的危险,勇敢追求,义无反顾。而为了实现自己的爱情及生活理想,阿青将事业重心也转回了故乡。

一年后,也是在春节,我再次见到了阿青和阿丽。这次,不知何故,仍是他俩给年轻或同辈的亲属们办招待——老一辈亲属因反对阿青的离婚再婚,已与阿青两口子殊有来往。对此,我打趣道:我们是代表家族来参加他俩婚姻验收合格庆功宴的。

话是如此说的,实情也如此呈现着:一年后,阿青和阿丽比以前长得更好了,尤其是阿青,身材比以前壮了些,看上去更健康也更精神了;在一起的他俩诠释着琴瑟和谐、鸾凤和鸣,同时,单个的人看上去也自然率性、自在从容。

百岁人生,五十过半。值此之际,对未来生活还有理想还有设计的人已着实不多了——五十而知天命,既然木已成舟,那就随波逐流、得过且过地了此余生罢了。而我的阿青堂兄,却不是这样想的。在他看来,人的一生,就是追求和拥抱自己理想的一生;如果现在再不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就没多少机会了,只剩下徒然的追问——时间都去哪儿了?希翼与自己心爱也彼此相爱的女人在一起,让每一天的时光都过得愉悦、过得值得回忆是十几年前产生并伴随他至今的爱情及生活理想。当与几十年未见的阿丽相遇时,他的这个沉睡已久的理想也骤然苏醒了。而为了理想,那怕破釜沉舟,他也在所不辞。

理想的到来,就是幸福的到来,就是光明的到来。如果沿袭以往与理想渐行渐远甚至背道而驰的生活,那无疑是在暗黑的日子里行尸走肉,或青蛙为温水所煮。退一步想,再婚即使依然前路未卜,但至少给了他与以往了断的勇气和决心。

记得在去年的订婚宴上,阿青堂兄还腼腆地吟诵了一首由他即兴创作的打油诗《我愿》——

春天,我愿与你漫步在玉屏山下

夏天,我愿与你徜徉在濑溪河畔

秋天,我愿陪你到巍巍铜鼓观赏红叶

冬天,我愿陪你到悠悠万灵品尝年猪

就这样直到我俩

都老得,走不动了

想来,一切恍然如昨;而感动,依然触手可及。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