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召唤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1-02 21:36 阅读:

一只虾钳住了S女士的脚趾,她哎哟地叫起来。我掉头看,虾毫不松懈,我抓住虾,斥责道,“虾也会与时俱进,谈情说爱,吻紧了美白的富腿!”

S女士刚从美国回来。她去美国大约十多年了,回来不超过四次,每次回来都约我陪她玩,这一次是陪她到乡下,阔别已久的老家看看。在她去美国之前,她对家乡虽是眷恋,但那羊肠小道、七零八落的房屋、臭味的河等等却让她很失望。

她每次回来都有每次的牢骚、唠叨。我不断地解释,也说服不了她那重洋媚外的理念:外国的月亮圆,太阳大,空气清水甜,房屋典雅,马路宽,车子礼让行人……

前几年,我无法反驳她,今天,我有底气地问她,与虾的吻别有何感悟?她说,家乡的环境治理得非常好,那蝉的嘶鸣,喜雀的欢叫,童年的幻影诱惑使我换裤下水。

边说边走,走进了一小区,她惊讶不已,说道,前年回来时,这里还是东一幢西一房的,怎么现在是一幢幢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楼房,好多还是欧美式的。正当S女士眼花缭乱浮想联翩时,我们走到了村长的家门前。村长是我们中学的同学,我认识他的车,宝马750。他摇控电动门,车子进了庭院。下车时,我叫他的名字,他掉过头来,挂在肩上的黑包晃悠悠的。他看到我和S女士,三步并着一步拉着我们进屋。

好大的客厅,印尼红木家具、意皮沙发、恒温空调、像电影屏样的电视机悬挂在正中的墙壁上,仿佛来到金壁辉煌的宫殿。S女士傻愣了,悄悄对我说,这在美国也算是中产阶级呀。村长简单介绍了村里发展情况。他说,现在乡村建设和发展非常之快也非常之好。五十年代“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是美梦,八十年代“万元户”是遥不可及。现在村里人均收入超万元,村里的老化工厂已改造成了农家乐,村里有种植专业户,养殖专业户,政府打出的“扬中河豚”品牌吸引力很大,清明节期间,农家乐生意可火啦!

S女士因为有事要走,告别村长时,还依依不舍地回眸村长那欧美风格的洋房。真气派,全花岗岩挂的墙壁。

告别村长后,S女士疑虑地问我:“他说的是真的?不会是村长权力致富,以一概全吧?倘若是真的,全国有多少个村长?多少个像美国的中产阶层?”我终于有说服她的理由了。你一时不理解情有可原,因为你长期看到的是落后的中国,接触到的是发达的美国。从你骨子里总是把落后的中国与发达的美国相比较,比来比去,越比越气。现在,改革开放中国发展很快,中国是快车,美国是慢车。当然,还有很多之处不如美国,但是,你应该坚信,未来的中国一定会赶上或超越美国。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我想,将改革进行到底,应该是本次会议的主基调。

S女士深深震撼了!她喃喃自语道,其实,我每次回来都有新的感觉,比如:交通便捷了,家乡的距离缩短了,豪华车变多啦,多方面都在潜移墨化地改变。我犯了低级错误,把好的与差的比,这本身没有可比性。看来,祖国发展潜力巨大,什么人说过,中国是睡梦中的狮子,一旦醒来,凶猛无比。

S女士心里的忌惮、迷茫、犹豫慢慢地被眼前的现实所呑食。她让我晚上陪她逛街市,感受夜幕下家乡的美。我陪她去文景广场,在路上,我对她说:“明年清明节前回来,带些河豚给美国朋友尝尝。”她笑得前仰后合,那美国人吃了扬中河豚就忘掉姓了。她突然收敛笑容,正经地对我说,我有个美国朋友,腰痛,吃什么药都不管用,我带她去中国针灸诊所,刚开始她有点害怕,后来接受了,两个礼拜全癒了。从此,针灸诊所火红了。我说,是的,中国民族文化、中国制造已渗透到世界的每个角落。这点,你的体会应该比我深吧!

S女士还想说什么,已经到了文景广场了,音乐声打断了她的思维。她抬头望,放声叫道,天那!真美!

让S女士咋舌的地方还有很多,诸如,城北公园、城南公园、园博园等,都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扬中景观。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是辛弃疾描写元灯节的,恰合文景广场夜色的美。火树烟花,箫鼓歌舞,正衬托着文景广场灯月交辉的人间仙境。我激动得对S女士说,这,只是冰山一角。民族使命在召唤,我们的心灵也在召唤,中国一定会强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却不见了身边的S女士,蓦然回首,她却在灯火阑珊处。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