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但快乐着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1-04 22:04 阅读:

一年内经历两次大手术,半年多的时间,我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和体会的痛苦之后,我用乐观和坚强打开了生命的另一扇窗,重新看到了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2014年6月,通车仅半年的市政工程发生挡土墙垮塌,砸毁了途经那里的我家的车,砸伤了坐在车内的我。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黔西南州中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痛得要命。经诊断,我的伤情非常严重:双侧耻骨上下支骨折;左髂骨、骶髂关节骨折;右侧3-10肋骨骨折;双肺严重挫伤、右侧气胸;闭合性颅脑损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

手术从上午8点一直到下午6点多才结束,术后我被送回ICU监护,次日中午才从麻醉中醒来。在ICU的9天9夜,我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虽然ICU里一个又一个就在我眼前逝去的生命让我感到生命的脆弱和恐惧,但从未经历过的疼痛却仍然让我觉得生不如死。是的,当时我确确实实不想活了,全身各处实在是太痛太痛……医生护士告诉我,自我被送进医院后,ICU外面的走道上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守着,他们是我的亲人、朋友、同事,他们都在盼望着我能挺过来,能够活下去。尤其是我的母亲、老公和女儿,他们因为我的伤情而最痛苦,但他们却最坚强,眼里的泪都不轻易让它掉下来。是啊,为了爱我的人,为了我爱的人,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要站起来。

凭着坚强的毅力和对生活的热爱,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下,我终于度过了危险期,10天后转到到普通病房继续治疗,三个多月后站了起来,四个月后出院回家休养,九个月后回医院拆除了内固定。

在被砸伤后这一年半时间里,我受尽了伤痛的折磨,但也见证了甜蜜的爱情、温馨的亲情、可贵的友情、组织的温情。两次手术后,我总共有四五个月时间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大小便是丈夫侍候,饭菜是他烧他喂,头是他洗身是他擦。住院期间,数百人到医院看望我、鼓励我,其中有亲朋好友,有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有我曾经帮助过的学生及其家长,有女儿从小学到高中的老师和同学朋友,还有兴义义工、随手公益等公益组织的伙伴们。在家休养期间,单位领导同事经常嘘寒问暖,让我真切感受到了烟叶储运站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新年伊始,我还通过储运站开展的岗位竞聘,重新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一切,都让我那么真切地感受到,原来有那么多的人在关心我,在爱着我,原来我是那样的幸福。

去医院看过我的人都说,他们不仅没有听到我叫痛,没有看到我流泪,反而看到的是我的笑容,听到的是我的笑声。其实,我不是不痛,而是很痛很痛。但既然厄运已经降落到我的身上,既然还能活着,不绝望、不放弃、不抱怨,坚强、忍耐、积极、乐观,才是我最应该选择的应对的态度。

在我的读书笔记里,有这样两段话——

“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再坏。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再苦再累,只要坚持,属于你的风景终会出现。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对抗,有些人笑在开始,有些人却赢在最终。命运不会特别偏爱谁,就看你能够追逐多久、坚持多久。”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经历过这一次的生死考验后,我对生命和幸福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对于幸福,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幸福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必须活着。只有生命的存在,才会有幸福的光辉。身体是幸福的基石,活着就是幸福。

目前我身体上的某些伤骨部位仍然每分每秒都在疼痛,按照医生的说法,我是九死一生,康复之路还很漫长。但我相信,只要我放眼前方,走过脚下的泥潭,不远处就会有鲜花的美丽和芳香。沉埋后的蝉一鸣惊人,涅槃的凤凰重获新生。经历过灾难的我,更加坚强。

厄运面前思感恩,痛,但快乐着。这就是现在的我。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