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军旅野营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1-10 12:59 阅读:

去年冬至那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工兵团“2015冬季野营训练”拉开了序幕。铁马冰河,鼓角争鸣,我以一名预备役战斗员的身份参与其中。

“嘟嘟嘟……”早晨6点,工兵团营区突然响起急促的集合哨音。起床穿衣打背包,装载,然后快速奔向集合场。6时30分,昏黄的灯光下,团长站在行军序列前下达战斗命令,各营长及时进行战斗动员,现场一百多名官兵嘴里呼出的热气构成一道道热幕直往上腾……

早餐过后,8时整,队伍集合,首先开始进行一上午的队列训练,稍息、立正、敬礼、礼毕、齐步、跑步、向左向右向后转,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在部队有着规定完善的动作过程,经过一上午的训练,使我们行动更接近于一名军人。

午饭后,队伍再次集合,参谋长下达下午的战斗命令。登车、出发,一声令下十多辆车同时发动、响起马达,转眼就快速驶出工兵团的营区。

“前方机动化行军到达地点,全体人员下车,按照梯队层次,就地集结队伍,带好电台和个人物资,准备徒步行军。”约半小时后,刚驶出沂源城区,前方参谋长就下达了新的命令。“收到”营长一声令下,全体人员下车集合,背起背囊,开始了18公里的负重行军。

穿惯了软底皮鞋和旅游鞋,突然换上硬梆耐磨的迷彩鞋,一时还真不适应。果然,行军一半时,由于有人无法适应这种高强度训练,把脚上的制式胶鞋换成了舒适的旅游鞋,也有些人因为天气原因,将迷彩单衣换上了军大衣。当晚,王参谋长对此提出严厉批评,并明确指出:一切按照打仗要求来。

行军、急行军、强行军,以后几十公里山路走下来,即便有人脚磨起了泡,硬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都鼓足劲坚决不上“收容车”。困难让弱者望而却步,却让强者充满激情。

三岔乡,我们第一天行军的宿营地,到达之前,在三岔口战役旧址,团长和政委组织我们学习了三叉战役。这是一次失败的战役,参谋长详细地介绍了三叉战役的起因和整个过程……

当晚,睡在硬床上,室内没有暖气,但是谁也没有抱怨。睡前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一盆热水将自己的脚烫了个透。对于我这种第一次参加行军的人来说,第一天的行军太过辛苦了,而这仅仅是开始。

第二天早晨6点,随着起床哨的声音,一天的战斗又开始了。博山区北崮山村,焦裕禄同志的故乡,也是我们行军的另一处宿营地。团领导组织官兵参观了焦裕禄纪念馆。看一件件实物,听一桩桩事迹。在讲解员的介绍下,不少人眼里明显噙满了泪水,晚饭过后,团部又组织大家观看了《金门战役检讨》纪录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防微杜渐,总结教训,累积经验,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才能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

行军第三天,也是最困难的一天,因为经过前两天的行军,大家的体力已达到极限,而第三天也是路途最长,路况最差的。沙道,盘山道,起起伏伏上坡下坡,还要模拟各种实战演练——“前方发现敌机,十分钟后经过我部队上空,注意隐蔽。”前方尖兵班传来信息,“全体隐蔽!”随着口令的下达,一百多名官兵迅速消失在道路两旁,依山而靠;“前方3.3公里发现小股敌人袭击,命令二梯队一营强行军3公里,消灭敌人!”“一营听口令,跑步走!”随着营长一声令下,道桥一营强行军3公里,迅速“歼灭”敌人,为大部队行军扫清了障碍……

经过三天的行军,摩托化机动和步行行军配合,全团预备役官兵行军120公里,顺利到达本次野营的目的地淄川城区。

第一次参加部队冬营训练,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既锻炼了体格,增长了见识,又磨练了意志,我最先曾怀疑自己无法完成全程的行军,但我最终克服了心理障碍,自己也增强了信心。通过这几天难忘的经历,我认识到,作为一个销售部门经理,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起到表率作用,第一时间了解客户的真正需求,知己知彼,方能制定完善的营销方略,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期待下一次野营训练。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