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我从警

我从警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1-01-13 20:34 阅读:

我当兵时对乡亲们说,我喜欢农村,以后要在农村待一辈子;到北京当兵,我管他是不是特种兵也就是个保国防尽义务而已,并不是想通过当兵跳出农门。可后来在部队我见那些退伍老兵都分配在湖北江汉油田或长江航运公司等处;又看到报纸上说,发挥中央与地方的积极性大办工业,我想我回乡一定会有工作。

一九七一年评不上五好战士就退伍,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个工作,于是,我就稀里糊涂没评上五好战士,结果退伍了。

我回到家乡到人武部报到,心想我有工作了,可没想到武装部长给了我迎头一棒,说:那里来那里去,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我说:这下完了。

回到村里大约下午两点钟,见乡亲们在挑塘泥,我想我既然是个“泥鳅”,那能害怕烂泥巴,我丢下行李就去挑塘泥。村领导见我这么积极,很是感动,说:你好好干,半年以后我一定推荐你进工厂。

[那时进工厂的,都得村领导推荐]。

第三天,村领导又说:村里小学缺个老师,你就去教书吧。

我说行啊,就去了村小学当老师。就在上第三节课前五分钟,村领导通知来了,说有部队当官的来找我。

我说:这下完了,我在部队又没犯什么错误,我前脚回来他们后脚就找来了。

我的心晃惚惚的。到了村办公室,果然有三个部队穿军装当官儿的坐在那儿,脸上的表情铁板一块。我进门坐下,一个当官的头儿说:你在学校教书?我点头。他说:你写一排字给我们看一下。我想你们怀疑上我写反标案了。我拿起桌子上的笔,在一张纸上写上一条毛泽东主席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他们看了,点点头,都露出了笑容。没有一点儿恶意,叫我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那头儿问:“你见过毛主席等中央首长?”我说:“好多回,不过不是身边的那一种——紧跟着。”那头儿笑了:“我们是XX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来招警,每月工资35元,你愿不愿意干?”我说:“25元我也干,总比在乡下挑大粪挑塘泥强。”他们说:未通知你走之前,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好。

后来才知道这次招警从退伍兵中百选五,600仅选30人,该我走运竟选中了我。10天后,我拿起部队退伍时的那一套行囊,离开10里小山冲坐车又坐船过长江到黄石市进公安局了,那会儿叫军事管制委员会。

于是我干公安一辈子到退休。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